成都國外學(xué)歷學(xué)位認證翻譯——四川省具有專(zhuān)業(yè)翻譯資質(zhì)的國外學(xué)歷學(xué)位翻譯機構's Archivers

From admin on 2012-08-06 12:57:46

高校引進(jìn)人才連曝“學(xué)歷門(mén)” 評判機制引熱議—建議歸國留學(xué)生辦理教育部學(xué)歷認證

東方網(wǎng)8月4日消息:偽造哥倫比亞大學(xué)博士學(xué)位證書(shū);將與自己姓名同音的他人履歷“合成”為自己的履歷……近日,廈門(mén)大學(xué)醫學(xué)院教授傅瑾、北京化工大學(xué)生命科學(xué)與技術(shù)學(xué)院教授陸駿被分別曝出“學(xué)歷門(mén)”,國內高校引進(jìn)人才,尤其是引進(jìn)海外高端人才的方式再遭社會(huì )質(zhì)疑。在選人用人的科學(xué)標準中,應該是學(xué)歷的權重更大,還是能力的權重更大呢?

真學(xué)歷,仍是第一標準

國內不斷曝出“學(xué)歷門(mén)”,一重接著(zhù)一重。有人因此認為,學(xué)歷作為這些事件的導火索,暴露出人才選拔機制中的弊端,高學(xué)歷、洋學(xué)歷等已不適合作為人才評判標準。

但不可否認,現階段,學(xué)歷仍是最客觀(guān)有效的人才“度量衡”之一。華東理工大學(xué)(微博)副校長(cháng)于建國表示,在統計學(xué)意義上,學(xué)歷高低與能力高低是相關(guān)的,成正比的。盡管具體到個(gè)人,這種統計規律未必適用,但總體上學(xué)歷是一把衡量能力強弱的尺子。而且,學(xué)歷是有含金量的,成色足的學(xué)歷通常代表著(zhù)更高強的能力。

當然,堅持學(xué)歷標準的前提在于“學(xué)歷真”,確保這把尺子的公平公正。在傅瑾、陸駿事件中,有報道稱(chēng)當事人只展示了虛假的海外學(xué)歷復印件便“登堂入室”,更有當事人復制其他“LuJun”的履歷歸于自己名下,這種幾無(wú)技術(shù)含量的學(xué)歷造假手段居然“闖關(guān)”成功,讓他們在國內大學(xué)混了好幾年,而且還混得相當不錯。顯然,假學(xué)歷一出,學(xué)歷標準無(wú)疑失去意義。

那么,對高校而言,學(xué)歷真假難以判別嗎?事實(shí)上,別說(shuō)大學(xué)引進(jìn)海歸學(xué)者,就是企業(yè)引進(jìn)海歸留學(xué)生,也有一個(gè)比較完備的驗證體系。市教委有關(guān)負責人介紹,教育部留學(xué)服務(wù)中心就擁有一套海外學(xué)歷學(xué)位認證系統,包括上海在內的各大城市都提供這樣的認證服務(wù),每年為大批海外歸國人員辦理認證,以便其就業(yè)或深造。只要是我國承認的海外高等教育學(xué)歷,是真是假一驗便明,何況那些專(zhuān)門(mén)引進(jìn)的名校名師呢?非不能也,是不為也。

只要嚴把這第一道“學(xué)歷關(guān)”,完全可以對相關(guān)人才作出客觀(guān)準確的基本評價(jià)。于建國認為,我國實(shí)行的是國家學(xué)歷制度,不是學(xué)校學(xué)歷制度,每張貨真價(jià)實(shí)的學(xué)歷都是一份來(lái)自國家的證明。在此意義上,全社會(huì )必須嚴打嚴懲學(xué)歷造假,以捍衛整個(gè)學(xué)位授予和評價(jià)制度。

當前,假學(xué)歷畢竟還是少數,大學(xué)人才“生態(tài)系統”的基本面并未出現學(xué)歷與能力“倒掛”的現象。因此,以學(xué)歷為第一標準,輔以其它標準來(lái)綜合評價(jià)人才,仍是選人用人的合理機制。

多幾把尺子,更見(jiàn)分量

最近兩道“學(xué)歷門(mén)”牽涉的高校,存在兩個(gè)人才悖論——若人才本身有真才實(shí)學(xué),為何還需靠偽造學(xué)歷踏進(jìn)校門(mén)?若其本身學(xué)術(shù)能力低下,為何僅憑一紙文憑履歷也能通過(guò)各項后續考核?

兩個(gè)問(wèn)號同時(shí)指向的,是高校引進(jìn)人才的評估過(guò)于偏向學(xué)術(shù)經(jīng)歷,沒(méi)有以能力為重。其實(shí),在對其學(xué)歷水平進(jìn)行確認的基礎上,多幾把尺子,多花點(diǎn)功夫,更可見(jiàn)人才分量。

同行評議,在不少海外名校選拔人才過(guò)程中是決定性一環(huán),即在對應聘者資料進(jìn)行初步審核后,邀請該專(zhuān)業(yè)的權威專(zhuān)家匿名評審,特別對其簡(jiǎn)歷中的論文成果、研究水平及學(xué)術(shù)影響等作出客觀(guān)判斷。這些意見(jiàn)綜合起來(lái),將在是否錄用以及今后其職業(yè)發(fā)展中起到關(guān)鍵作用。近幾年來(lái),這一“同行之眼”已為國內一些高校借鑒。如復旦大學(xué)在選聘海外人才時(shí),專(zhuān)設“通訊評估”環(huán)節,即將通過(guò)初審的應聘者材料發(fā)往國內外多位權威專(zhuān)家過(guò)目。為此,學(xué)校建立起一個(gè)覆蓋多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的國際專(zhuān)家庫,這套機制甚至已應用于校內高級職稱(chēng)評定。

另一方面,過(guò)程評估也必不可少。如果學(xué)歷成了“敲門(mén)磚”,進(jìn)了門(mén)自然鮮有追究,造假風(fēng)險小而獲利大。若人才評價(jià)更重過(guò)程,重視中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,對企圖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們也會(huì )形成“威懾”,擊碎其僥幸之心。上海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給予青年教師6年“成長(cháng)期”,6年一次“大考”。除在頂尖期刊上發(fā)表論文,考核還要求有3到5封業(yè)內知名學(xué)者的鑒定推薦信,且教學(xué)評價(jià)處于全校教師平均分以上。幾個(gè)月前,第一個(gè)六年期成績(jì)揭曉,8位年輕人中3人因表現優(yōu)異獲“終身教席”,3人被給予延聘緩考,另有2人則黯然退去。

假如傅瑾、陸駿有真學(xué)歷、真才學(xué),盡管可能不是名校學(xué)歷,倒是有可能在這樣的評估機制下脫穎而出,他們多年來(lái)在學(xué)校做出的教研成果也不會(huì )“一無(wú)是處”、“一筆勾銷(xiāo)”。

不過(guò),當學(xué)歷高低不成為門(mén)檻時(shí),能力考核機制也需配以嚴格監督,防止“不拘一格”的多元人才選拔淪為人情社會(huì )、長(cháng)官意志、權錢(qián)交易等的幌子。從根本上說(shuō),這有賴(lài)于信用社會(huì )建立,以及社會(huì )道德水準再提升。

 

查看完整版本: 高校引進(jìn)人才連曝“學(xué)歷門(mén)” 評判機制引熱議—建議歸國留學(xué)生辦理教育部學(xué)歷認證

Tags: 國外學(xué)歷認證, 教育部學(xué)歷認證


?成都學(xué)歷認證翻譯——教育部留學(xué)服務(wù)中心指定四川省國外學(xué)歷學(xué)位翻譯機構